2017年10月16日

生活札記:我的戶外課程經驗談Part 1-戶外課程的循環三階段

  *戶外課程總是能帶給大家不同的想像。

  在地理系已經堂堂邁入第十二個年頭,從還是生澀的小大一開始,就不斷參加各種課程的戶外考察活動,儘管不是所有地理系的學生都喜歡戶外考察,但不可否認的,戶外考察對於建立地理環境知識有著不可抹滅的影響。經過多年的戶外考察,累積了一些些實際帶考察的經驗後,趁著在葉丙成老師創立的BTS無界塾進行社會領域合科課程開發時,加入一些對教學式戶外考察的想像。以下簡單介紹之。

  戶外考察,這裡或許稱為「戶外課程」更為適合,因為暫且不考慮個人因研究、興趣等因素所執行的考察活動,而主要指教學單位或教育人員為教學目的而舉辦的戶外學習活動。對我而言,只要走出教室,去尋找生活中的素材,都可稱為「戶外」;當然,純粹的把室內課搬到室外,換湯不換藥的類型,頂多只能算轉換教學場域,不能算在我的戶外課程範疇。

  與一般室內課程一樣,考察同樣要考量「認知」、「情意」、「技能」三大面向目標,然而,在出門進行戶外課程之前,通常必須要有相當的室內課程進行先備知識的鋪陳,或者對於戶外課程目的進行說明,因此戶外課程從此可以看出一個特性,也就是「戶外課程不是憑空冒出來的」,而是需要在外出前針對課程所需,對學生搭建鷹架以利戶外課程實施。鷹架搭建好後,接下來必須要思考的是,戶外課程到底是要從何處切入?下巴利用下圖說明我對戶外課程性質的解讀:


  上圖可分為三個部分,分別代表戶外課程的三個階段:經驗、同理、認知(下巴於2017.10.13高雄小校聯盟研習演講時首次分享此自行解讀的概念)。這三者不是互斥的,而是相輔相成的。

  一位學生,要對某件事情能有深刻的學習,最簡單的方法就是提供「經驗」,例如一個都市學生對農業沒有任何感受時,讓他去插個秧,直接獲取經驗,是最快速的方法。這類戶外課程通常可用「體驗活動」進行包裝,事實上,踏出教室,曬曬太陽、感受不同地面材質的溫差,就已經是一種經驗的累積,只要走出戶外、放下課本,打開五感,就可以累積經驗,因此這也是對教師而言負擔最小的一種戶外課程。

  如果經驗足夠多且強烈,那麼在學生的意識中,就會潛移默化的採取此種經驗本位的思考模式,因而進一步來到「同理」的階段。此種戶外課程經常需要安排「互動」,一般而言是人與人的互動,例如原住民族耆老與年輕學子的互動,透過耆老豐富的智慧與殷切期盼的態度,學生逐漸同理其傳承傳統智慧的心,並朝這個方向努力。就我個人而言,同理為主軸的戶外課程是最難設計的,老師本身必須擁有強烈使命感,且對其主題有比基本更深入的了解,能夠找到適當的互動對象(更厲害的老師,可以帶學生與自然環境互動);儘管如此困難,但我特別鼓勵老師們能實施這類戶外課程,因為長久以來我們的課程設計雖然有情意目標,卻難以在室內達成,而戶外課程提供了這個機會。

  同理心建立後,面對許多類似議題,學生會自然用該種角度去歸納與分析事件,因此此時老師可以引導學生進行「認知」的建構,這裡的認知指的是必須進行「零碎知識」的「系統化」或「概念化」。此種認知類的考察,需要教師長期以來對某一議題有深入探究,並且找出適當的地點,以「脈絡性」的主軸貫串各地點,例如講到台灣與世界經濟體系的連結,或可從北橫山區(原料產地)、大溪老街(買賣與運輸中繼站)、大稻埕大龍峒(國際商業體系的前線)、滬尾港(開港通商地點)等做成系列戶外課程。一般中、小學生較難一開始就負荷這類戶外課程,高中高年級生或大學生鷹架搭得夠多時,則比較容易消化。


  以上三類,我個人認為從哪個角度切入都可以,但在選擇時,教師應了解自己的學生從何處切入較佳。毫無根基初次接觸的學生,建議先從經驗類戶外課程做起;對於鄉下可能多有務農經驗的學生,則應從同理(例如:農業生產挑戰與困境)類型開始做起;至於起點行為較佳、有較多系統性知識的學生如學科資優班等,則可以嘗試知識性的戶外課程。當然以上不是絕對,甚至例如在BTS實驗教育架構下,我們可以實際操作「經驗」→「同理」→「認知」三個步驟循環的系列戶外課程活動。

  十二年國教所頒行的社會領域課程綱要(草),已經明確指出國中階段每學期至少一次的戶外課程,不過課綱有建議的課程目標,以此觀之,其操作方式為「先在室內搭起知識系統的鷹架」才進行戶外課程,至於戶外課程該採取上述三類哪一種(或多種),我認為應由教師對學生性質進行分析,才能順利的達到課程目標。

  最後,額外提一點。前述的知識體系建立後,一定會回過頭來影響學生自身看待世界的角度,因此,若能讓學生回到最初的場域,再次進行戶外課程,學生可能會發現,他的經驗已經有所不同,相同場域產生新的經驗,接著產生新的同理與新的認知,進而發現如何自行認知這個世界,以「戶外」活動的方式去體驗人生,我想這正是核心素養所要培養的能力(見下圖。引自教育部,2014)。這種「個人體悟」或許遠勝於各種知識的灌輸與記憶,因此在實驗教育架構下,我非常想嘗試做「兩輪」戶外課程,或許,這對於技能與情意目標的達成,會有著意想不到的效果。

沒有留言:

張貼留言

謝絕推銷、商業行為、情色與謾罵字眼,違者將逕行刪除留言。